海运价格逐步回归合理区间

网警2022-11-2740

  来源:经济日报

  2020年以来,受境外需求增长、船舶周转率下降、港口拥堵、物流不畅等因素影响,国际集装箱海运费一度高涨,市场出现“失衡”状态。今年以来,国际集装箱海运费自高位开始震荡并有所回调。上海航运交易所数据显示,2022年11月18日,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报收于1306.84点,延续三季度以来下行态势。第三季度作为全球集装箱海运贸易的传统旺季,海运运费非但没有出现高增长,反而呈现出大幅下跌。这背后有哪些原因,如何看待未来市场走势?

  需求下降影响预期

  当前,世界主要经济体GDP增速明显放缓,美元快速加息并引发全球货币流动性收紧。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和高通胀影响,外部需求增长表现低迷,甚至开始萎缩。同时,国内经济增长面临的挑战也有所增加。全球经济衰退预期增强给全球贸易和消费需求带来一定压力。

  从产品结构来看,2020年疫情以来,以纺织品、药品、医疗器械为代表的防疫物资和以家具、家电、电子产品、娱乐设施为代表的“宅经济”类消费增长较快,加之“宅经济”类消费品货值低、体积大、用箱量大的特征,一度带动我国集装箱出口量增幅创阶段性新高。

  受外部环境变化,2022年以来防疫物资和“宅经济”类产品出口量有所下滑,7月份以来,集装箱出口货值和出口箱量增幅走势甚至出现了反向变化。

  从欧美库存来看,短短2年多时间内,全球大的采购商、零售商和制造商经历了一个商品从供不应求、全球抢货、货在路上到库存高企的过程。以美国为例,一些大型零售企业如沃尔玛、百思买以及塔吉特等出现了严重的库存积压问题,尤其电视机、厨房用具、家具和服装等库存较多。“高库存、货难卖”已经成为欧美零售企业面临的普遍问题,这种变化正在抑制采购商、零售商和制造商的进口动力。

  从出口情况来看,2020年至2021年,受疫情全球蔓延、我国精准有效防控等影响,我国出口商品为各国经济恢复提供了重要支撑,中国在全球商品出口总额中的占比从2019年的13%增至2021年底的15%。2022年以来,美国、德国、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前期萎缩产能恢复较快,加之部分产业“脱钩”影响,中国出口商品占比开始有所回落,也间接影响了我国集装箱出口贸易需求的增长。

  有效运能不断释放

  在需求减弱的同时,海运供给却在增加。

  远东—美西航线作为全球集装箱海运运价持续高位的引领者,也是全球集装箱海运航线的重要“堵点”。受2020年至2021年美国需求暴涨、港口设施更新滞后和适合船型不足等因素影响,美国港口出现过严重拥堵状况。

  比如,洛杉矶港集装箱船舶平均在泊天数一度超过10天,甚至部分单船排队超过30天。同时,暴涨的运价和旺盛的需求又吸引了其他航线的船舶和箱子被大量投放到该航线,也间接加剧了其他航线的供需紧张局面,一度引发“一箱难求”“一舱难求”失衡的局面。

  随着需求放缓和港口应对更加从容、科学和有序,境外港口拥堵状况有了明显改善。全球集装箱航线逐步回归原有布局,大量境外空箱回流也使得之前的“一箱难求”“一舱难求”现象很难复返。

  随着主要航线供需失衡局面的改善,全球主要班轮公司船舶准班率也开始逐步回升,船舶有效运能被持续释放。2022年3月份至6月份,受主要航线船舶装载率快速下滑影响,主要班轮公司曾控制了大约10%的运力闲置,然而并没有止住持续下跌的运价。

  同时,航运企业竞争策略也开始有所分化。部分企业开始强化陆上设施投资,收购一些报关行和物流公司,加速数字化改革;部分企业强化新能源船舶转型,探索以LNG燃料、甲醇、电力等作为动力的新能源船舶;也有一些企业继续增加新造船订单。

  受近期市场结构性变化影响,信心不足持续传导,全球集装箱班轮运价快速下滑,即期市场相对高峰时最高点甚至下跌超过80%。承运人、货代和货主对于运费博弈力度不断增强。承运人相对强势地位开始压缩货代的利润空间。同时,部分主干航线即期价格和长协合同价格出现倒挂,部分企业提出将寻求重新谈判长协合同的诉求,甚至可能会产生一些运输合同违约行为。不过,作为一种市场化协议,修改协议并非易事,甚至面临巨大的赔付风险。

  未来价格走势如何

  从目前情况来看,未来集装箱海运费跌幅或有所收窄。

  从需求层面看,受美元加息提速引发的全球性货币流动性收紧、欧美高通胀导致居民消费需求支出下滑、商品高库存和欧美进口需求减少等不利因素影响,集装箱运输需求或将持续低迷。不过,近期美国消费者信息指数触底反弹和我国小家电等出口有所恢复,需求下滑幅度或将有所收窄。

  从供给层面看,境外港口拥堵将进一步缓解,船舶周转效率有望进一步提升,叠加四季度运力交付速度或将提速,市场面临较大供给过剩压力。

  不过,当前主要班轮公司开始酝酿新一轮停航措施,市场有效运能增长相对可控。同时,俄乌冲突、全球能源价格上涨等也给未来市场走势带来诸多不确定性影响。整体判断,四季度集装箱行业仍处于“退潮”阶段,向上预期仍缺少有力支撑,海运运费整体下行承压,跌幅或有所收窄。

  从船公司角度,需要做好应对集装箱行业“退潮”冲击的充足准备。船舶投资可以更加谨慎,更好把握当前船舶价值与市场运价的周期性影响,选择更好的投资时机;关注当前RCEP协议、区域贸易、快航和冷链等新变化,更好贴近货主,提升“端到端”综合供应链服务能力和竞争优势;顺应当前港口资源整合趋势,强化与港口融合发展,促进干支协同发展。同时,加大业务数字化转型升级和提升平台化管理能力。

  从货主角度,应密切关注境外消费结构变化,争取更多的出口订单;合理控制好原材料成本上涨,有效控制成品库存成本,推动出口产品升级改造和技术创新,提升货物出口附加值;密切关注国家促外贸政策支持,融入跨境电商发展模式。

  从货代角度,应控制好资金成本,提升自身全程物流服务能力,防范资金链断裂可能引发的供应链危机。

  (作者系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首席咨询师)

本文链接:http://www.sx23.cn/post/65.html

阅读更多

网友评论